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長夜餘火-第四章 清晨相伴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见屋子已重新空旷下来,蒋白棉边走向一把木制的靠背椅,边笑着说道:
“我们公司,听名字就知道,是研究生物科技的,而生物和医学的关系一向都非常紧密,所以我们在相应领域也是比较强的。”
说话间,她已提起那把木椅,走向了田二河的床边。
这个过程中,她的目光状似不经意地扫过了商见曜、龙悦红、白晨、李正飞、无线电收发报机和睡床另外一侧的窗户。
她原本是打算让商见曜和龙悦红返回吉普车位置,看守这“旧调小组”最值钱的财产和里面的备用电池、大量食物。
可她很快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在这个很可能暗流汹涌的夜里,“旧调小组”的成员还是不要分开比较好。
“反正车丢了,东西被抢了,公司也会补上……
“现在最重要的人是田镇长、李正飞,最重要的物品是和公司保持联络的这台无线电收发报机,他们在这里,就不需要分出人手去吉普车那边了……
“真要出了什么事,那里反而不好跑,容易被包围,翻墙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这个房间后面就是围墙,可以看见不远处的田地,到时候,如果无法坚守这里,直接开窗跳下去就突围成功一半了……
“在那边打打游击,不难坚持到公司的人赶来……
“嗯,手枪和对应的子弹都在身上……”蒋白棉思绪电转间,已是考虑好了最坏的情况该怎么处理。
她随即将椅子放在床边,坐了下去,给田二河、李正飞和房间内两名镇卫队成员介绍起“盘古生物”的种种情况,重点放在了正式员工的待遇和其他附庸势力的景况上。
当然,在水围镇正式被“盘古生物”接纳前,有些事情肯定是不能讲的,包括地下大楼的存在、公司的入口位置等。
熱門都市言情 長夜餘火討論-第四章 清晨相伴
这里面,蒋白棉还刻意轻描淡写地略过了基因改良等话题。她知道,在灰土上,不少人仇视着这些他们认为严重违背自然,会带来灾难的技术,而她无法确定对面的田二河和李正飞是不是这样的人。
虽说“盘古生物”这个名号就能让大家往类似方面联想,但既然对方没表现出来,蒋白棉也不会傻得去主动挑起敏感话题。
田二河的精神状态明显没有他刚才说的那么好,听一阵就要闭目养神或者睡一会儿。李正飞和白晨原本想让大家离开这个房间,让镇长好好休息,可田二河总是很快又醒来,拦着不让。
他们这么停停聊聊间,窗外的天色逐渐染上了蒙蒙微光。
清晨到来了。
见最危险的时间段已经过去,蒋白棉暗自松了口气。
整个晚上,她都没有休息,只是时不时离开椅子,活动下身体,但有安排商见曜、龙悦红和白晨轮流睡觉,保持精力。
蒋白棉正要让组员们去把早饭拿过来,忽然听见那台无线电报机发出了声音。
“有电报……”蒋白棉给田二河李正飞解释了一句,迈步走了过去。
在众人期待的目光里,她很快译出了电文内容。
她眉毛一挑道:
“公司派来的人到沼泽入口了。”
“这么快?”龙悦红代替所有人发出了疑问。
按照正常的流程,公司应该现在才开始安排人手,准备药物,这差不多得花费一个小时。
途中如果没出什么事情,一切都很顺利,那傍晚或者更早一点,派出的队伍应该就能抵达了。
比起预想的情况,现在提前了整整一个白天。
蒋白棉思索了一下道:
“夜晚急行军也不是什么太少见的事情。
“而且,公司到这边的路况相对都比较好。”
她没说至少一半路程都在公司的实控区域内,安全部许多作战小组早就把那片地方的情况摸得清清楚楚,闭着眼睛都不会踩到坑里。
当然,夜晚赶路确实也容易出问题,毕竟视线会受到限制,可有的时候,人是没法选择的,环境所迫绝对不是一句空话。
基于这一点,“盘古生物”安全部的高层有意识地让各个作战小组、行动大队将夜间行军加入了训练科目。
这就是正规军和荒野强盗的不同。
“会不会是刚好有队伍在附近?”白晨见田二河、李正飞依旧诧异,遂提出了自己的猜测。
蒋白棉摇了摇头:
“我有强调带医生、药物和器械,外出的队伍应该没有。”
说到这里,她对田二河和李正飞笑了一下:
“让你们猜到公司和这里的大概距离了。”
一支队伍夜晚急行军的距离。
“这样也好,早来早安心。”田二河放弃了刚才的担忧,笑着吐了口气。
这让他忍不住又咳了几声,白晨担忧地给他拍起了背部。
蒋白棉看了一眼,直接说道:
“我去接一下他们吧,进镇子的路线七拐八绕的,第一次来的人肯定迷路。”
“好。”田二河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
李正飞想了想,对守在房间内的“狗子”丁策道:
“小策,你和她一起去。”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目光凝重,脑袋微点。
丁策一下就明白了头儿的意思:
如果途中发现不对,拼着性命不要,也得通知镇里的人。
“是,头儿!”丁策热血上涌,挺起了胸膛。
他有点害怕,但他觉得这值得。
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長夜餘火》-第四章 清晨分享
蒋白棉没有拒绝,对龙悦红道:
“你和我一块。”
比起去接公司的人,明显是留在这里的更加危险,所以,蒋白棉让龙悦红跟着自己。
到时候,如果镇内情况突变,擅长“交朋友”的商见曜和熟悉环境的白晨搭档,有更高的生存几率。
“是,组长!”龙悦红回答的比丁策还要大声。
这是习惯。
等到蒋白棉三人离开,白晨对田二河道:
“你现在该安心了吧?
“再睡一会儿,他们没那么快。”
她的语气就像在安抚小孩子。
“不等到他们进镇子,哪会真正安心?”田二河倔强摇头。
他看着白晨,咳嗽了两声:
“之前就想问你,怎么老围着这条围巾?”
房间内有烧炉子,温度不是那么低。
白晨神色微有变化,然后苦笑道:
“有不好的东西……”
田二河没有再问,半闭上了眼睛,仿佛精力已无法支撑,需要缓一缓。
李正飞见状,将目光投向了商见曜,似乎想用闲聊的方式打发剩下的时间——这说不定能获取到更多的信息。
然而,商见曜却用手指在嘴巴前做出拉拉链的动作,呜呜了两声。
“啊?”李正飞一脸茫然。
白晨隐有些猜测地试着解释道:
“他的意思是,他不方便说话。”
熱門都市小說 《長夜餘火》-第四章 清晨分享
他可能是怕自己脑子一抽,破坏了这有点悲伤和凝重的气氛……白晨在心里补完了剩下的话语。
商见曜重重点头,表示就是这样。
见自己的猜测得到了证实,白晨看向商见曜的目光一下温柔了不少。
她没想到这位精神有问题很是跳脱的队友,竟默默做了这么大的努力和牺牲。
不过,白晨也莫名觉得商见曜的情况好像比之前又严重了一点。
李正飞无法理解商见曜为什么不方便说话,只能认为这是比较委婉地拒绝透露更多信息的方式。
他不得不转而望向白晨,可白晨却忙碌了起来,收拾痰盂,开门通风,将房间清理了一遍。
不知过了多久,田二河醒了过来。他侧过脑袋,听了一阵,有些虚弱地问道:
“外面是什么声音?
“来了吗?”
白晨几步走到外面的过道上,双手撑住栏杆,望向水围镇的大门处。
那里还没有外来者出现,只隐约飘来“一二三四”“一二三四”的声音。
“外面的声音是‘一二三四’‘一二三四’。”这时,商见曜模仿起了自己听到的内容。
田二河的表情飞快变得柔和,皱纹依次展开:
“是孩子们在做早操啊……”他笑着自语了一句,精神状态似乎一下得到了好转。
…………
沼泽外面,丁策跟着蒋白棉、龙悦红见到了“盘古生物”派来的队伍。
那一辆辆闪烁金属和玻璃光芒的汽车,那一个个灰绿制服笔挺的战士,那一把把给人崭新感觉的武器,都让他受到了深深的震撼。
蒋白棉则微微点头,在心里对负责这件事情的人大加赞赏:
“公司果然还是很有经验嘛……
“知道类似的接收一定要外表光鲜,不战而屈人之兵……”
…………
水围镇,田二河房间外。
白晨已经不知道这是自己第几次被镇长催着到走廊上看蒋白棉他们有没有回来。
终于,她看见了慢慢靠近镇子的车队,看见了熟悉的灰绿色吉普车。
“到了!他们到了!”白晨连忙转身,对房间内喊道。
田二河整个人瞬间放松了下来。
他喘了几口气,侧头对李正飞道:
“你把人手安排下去,维持好秩序。
“等会见过面,就召集大家,公布这件事情。”
李正飞已然起身,做出了回答:
“马上就去。”
白晨依旧停留在走廊上,双手按着扶栏,不断地回头给田二河报告情况,就像一个有点兴奋的小姑娘:
“他们通过大门了。”
“他们下车了。”
“他们正排成队,从广场过。
“大家有点点混乱,但很快就恢复了秩序。”
回报到这里,白晨突然停住。
她感觉房间内安静得可怕,没有一点回声。
白晨转身望去,只见商见曜站在更靠近门的地方,表情沉凝地望着睡床,而田二河不知什么时候已缩了下去,从靠坐变成了躺。
不好的预感瞬间涌现,白晨神色一变,飞快跑了进去,蹲在了田二河身旁。
她看见镇长的脸已呈青黑色,没有一点光泽。
她颤颤巍巍地伸出了手指,凑到了田二河的鼻端。
过了十几秒,她猛地收回手,试探般喊道:
“镇长!”
这一次,再没有任何回应。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白晨的视线一下就模糊了,双膝失去支撑,砰地跪到了地上。
她失态地抓着床边,嗓音仿佛被堵住了大半般喊道:
“爷爷!”
…………
一个个衣物混乱肮脏的镇民注视下,蒋白棉带着“盘古生物”派来的人通过了泥屋、砖房、帐篷混乱搭建的区域。
刚走到升旗台,她忽然听到水围镇最深处那栋楼里传出一阵整齐而稚嫩的声音:
“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
“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
注1:引自《礼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