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踏星-第兩千五百三十章 藏山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踏星
围观的人渐渐不耐烦了,谁有时间在这耗,很多人都没把握在一年内入门,时间可是相当宝贵的。
有人已经离去,结果注定,玄七天赋再高,他还能找到六星古代卡不成?能找到古代卡已经不错了。
“浪费时间”。
“不,是拖延时间,这个玄七在虚神道院被夸得上天,之前在第三片草地又被止兵前辈夸,早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现在肯定知道自己会输,就这么拖着,拖到我们等不及自己走,他好下台”。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这家伙真阴险,留下,一定留下看到最后”。
“对,让他拖,看他能拖多久”。
“兄弟们跟你耗上了”。

江小道听到周围人议论,也仿佛想通了一样,冷笑,“道爷我还就不催,看你能拖多久,这小子肯定想让道爷催他,最后诬赖道爷我打扰他寻卡,让比试作废,呸,阴险”。
止啸惊讶,是这样吗?有道理。
之前离去的人又来了,都认为陆隐是故意拖延时间,他们还就耗上了,看能拖多久。
更远处,止兵道,“此次比试,对他是个打击”。
虚向阴说道,“小小的打击而已,那些小家伙们说的不错,老夫在虚神道院把他夸上了天,尤其他还牵引村子下来,创造奇迹,早已盲目自大,此次打击正好让他清醒”。
“你就不怕他信心受挫?”。
“哼,这点打击都承受不了还怎么承担人类对抗永恒族的重任,怎么上战场?天赋是一方面,有时候心性更重要”。
止兵看着,“我总觉得他不像在拖延时间”。
虚向阴皱眉,他也这么觉得,“虚神之力外放,这小家伙想靠虚神之力寻卡,除了虚季和虚月,他是第三个这么做的,可惜虚季和虚月并没有得到什么好卡”。
“卡无好坏,关乎于人,我以时令卡出手照样让你倒霉,信不信?”,止兵不满。
虚向阴翻白眼,“好了好了,没有侮辱卡片的意思”。
“哼”。

另一边,陆隐忽然出手,一跃而起,自虚空抽出一张卡片,缓缓落地。
江小道瞪大眼睛,好帅的姿势,可恨,早知道道爷也用这种姿势抽卡,这多帅,想着,他下意识瞥了眼小莲,小莲目泛异彩的看着陆隐,让他嫉妒。
“止啸,快,看那小子拿了什么卡,装什么帅,有屁用,男人还是要看内在”,江小道嘲讽。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踏星笔趣-第兩千五百三十章 藏山閲讀
陆隐惊奇,帅?除了伪装玉昊那次,他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称赞,“谢谢”。
江小道咬牙,“我没夸你”。
止啸看着陆隐手里卡片,目光一凛,急忙伸手接过,反复观看。
江小道不耐烦,“止啸,快宣布结果”。
周围人松口气,还好,没耗费太长时间,本以为这个玄七会不要脸的拖延几天。
止啸抬头看向陆隐,目光深邃,脸上苍白的面容都深沉了几分,“你怎么找到的?”。
陆隐随意道,“运气”。
止啸皱眉,“你在侮辱我的智慧”。
“怎么回事,止啸,快宣布结果”,江小道急切,他发现小莲看那小子目光越来越亮,不行,以后一定要盯着。
止啸看向江小道,“这场比试,你输了”。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踏星 隨散飄風-第兩千五百三十章 藏山讀書
江小道得意,“看吧,我就说他输了,狂妄自大,不知所谓,小莲妹妹,你看,小道哥哥教训狂徒”,突然地,他顿住了,回头看向止啸,眨了眨眼,“你说什么?谁输了?”。
止啸扬起陆隐寻到的卡,“藏山”。
江小道瞳孔一缩,“藏山?”。
周围不少人震惊,“藏山?有名字的卡,那是七星卡”。
“不可能,新人怎么可能寻到七星卡,江师兄之所以留在遗失道院,就是为了寻找七星卡,那家伙才来多久,怎么可能寻到?”。
“绝对不会”。
江小道冲到止啸身前,一把抢过卡片,认真看着,看了好一会才抬头,不可置信盯着陆隐,“你怎么找到的?”。
陆隐耸肩,“说了,运气”。
“你当道爷白痴啊,运气能寻到七星卡?”,江小道大吼。
他早就可以离开遗失道院,但就是为了这张七星卡才留下。
遗失族卡片无论层次,唯有七星才可留名,这张七星古代卡名为藏山,是他始终留在这的动力。
七星卡有多难得他很清楚,就连父亲都让他尽量找到七星卡,为了这张卡,他熬走了虚季,熬走了禾书,熬走了少清风,如今居然被这家伙得到了。
“你是我老爹派来耍我的吧”,江小道怪叫。
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踏星笔趣-第兩千五百三十章 藏山相伴
远处,止兵神色凝重,一步跨出,出现在陆隐他们身旁,自江小道手中抢走卡片,看向陆隐,打量着他,“你”,他也想问是怎么做到的,但前面已经有两个人问过了。
虚向阴也出现,惊叹望着陆隐。
陆隐连忙行礼,“晚辈参见两位前辈”。
止兵想说什么,最后什么都没说出来,拍了拍陆隐肩膀,“天赋奇才”,说完,将卡片放在他手上,离去。
虚向阴也想说什么,突然想到了什么,神色一变,立刻消失,一句话都没留下。
周围人呆呆望着这一幕,七星卡出现,今日,胜负已分。
“玄七,你的天赋,在域外文明中当属第一”,止啸惊叹。
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踏星-第兩千五百三十章 藏山相伴
小莲来了,好奇看着陆隐手里的卡片,柔柔道,“我能看看吗?”。
陆隐笑着递过去。
小莲接过,惊奇,“这就是七星藏山卡啊,进入遗失道院第一天就听过它的传说,好厉害的样子,听说内部自带藏山之法,是不是真的?”。
陆隐惊讶,内部自带?
止啸道,“不错,七星卡片内部都自带独特力量,这张藏山卡,一旦将敌人带进去,便可以藏山之法镇压,根据自身修为,藏山之法可强可弱,而这并不影响自己在卡片内布置杀局”。
众人惊叹,羡慕的看着。
“我不服”,江小道忽然大吼,瞪着陆隐,眼珠都要瞪出来了,“你怎么可能第一次寻卡就得到藏山,不可能”。
小莲蹙眉,“小道哥哥,输了就是输了,认输吧”。
江小道咬牙,盯着陆隐,“我要跟你再比一次”。
陆隐挑眉,“比寻卡?”。
止啸厉喝,“胡闹,遗失族每个人一生中只能有一张卡,除非那张卡损毁,江小道,你已寻到五星卡,没有特殊理由不得更换,不得再寻,这是规矩”。
江小道大喊,“不比寻卡,我要跟你决战”。
众人惊讶,决战?
陆隐诧异,“决战?”。
江小道握拳,“我不可能输给你,我们决战”。
“像你跟木沐一样?”,陆隐反问。
江小道昂首,“不敢?”。
陆隐好笑,“我修为没你高,跟你打不是找死?”。
江小道嘲讽,“你是怕死不敢打?行,只要你说一句承认我江小道比你强,我就不逼你”。
“小道哥哥,你很卑鄙”,小莲怒斥。
江小道脸色垮了下来,“小莲妹妹,我,我”,他不知道怎么解释,唯有恶狠狠瞪向陆隐。
陆隐与他对视,“想打,也行”。
众人看白痴一样看向陆隐,居然想跟江小道打?他们感觉得出陆隐修为远没有江小道高。
放在第五大陆,一个启蒙境,一个星使,有可比性吗?这就是周围人的感官。
“你可以不打,他不会拿你怎么样”,止啸说了一句。
陆隐表现出的天赋已经获得他尊重。
小莲也道,“就是,这位哥哥,不用理小道哥哥,他其实人不坏,就是不服输,跟谁都一样”。
江小道冷哼,却也没有反驳,他也后悔提出比试了,赢了丢了,输了更丢人,如今正好下台。
陆隐笑道,“谢谢你们提醒,但既然他提出来,就当是指教吧,反正我输了也不丢人”。
江小道斜眼看陆隐,“你还真敢来?好,我就教训你一顿”。
陆隐道,“打可以,但总要有彩头”。
江小道嗤笑,“你真以为能赢我?”。
“比试寻卡前你也是这么说的”,陆隐道。
这话一出,江小道又怒了,“好,你想要什么彩头?我要是赢了,你就喊我道哥,以后跟我混”。
小莲不满,“小道哥哥,你赢是应该的,不公平”。
江小道苦着脸,“小莲妹妹,你怎么帮外人?小道哥哥可是跟你青梅竹马长大的”。
小莲瞪着他,“总之不公平就不行,对玄七哥哥太不公平了,你不准要彩头”,说完,转头看向陆隐,笑了,“玄七哥哥你要什么彩头,小莲帮你作证”。
江小道张大嘴,有种自家白菜被别人拱走的感觉,顿时看陆隐目光更不爽了。
陆隐大笑,“谢谢你,小莲妹妹”。
小莲笑的很开心。
江小道咬牙,“玄七,不准你这么叫”。
陆隐翻白眼,道,“彩头就是你在暗拍上买走的那副字帖”,他跟江小道扯那么多,字帖也是原因,他想得到,之前比试寻卡代价不够,这次刚好可以。
江小道奇怪,“字帖?什么字帖?”,说着,他想起来了,“对啊,我还买了副字帖,怪不得钱没了,木沐那个蠢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