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言情小說 最強花都狂少討論-第一百八十三章 巴掌印閲讀

最強花都狂少
小說推薦最強花都狂少最强花都狂少
杜家明整个人直接瘫倒在地上,嘴里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他的双腿已经被卓阳彻底打断了,森白的骨头刺穿了肌肉,在月色下显得特别的恐怖。
鲜血就像不要钱似的往外撒。
卓阳对自己刚才的力道充满了信心,杜家明这双腿算是彻底废掉了。
这双腿已经粉碎性骨折,就算是再好的骨科医生,也不能让杜家明重新站起来。
杜家明这辈子只能依靠轮椅过活!
杜家明此时双眼就像死鱼一般凸着,全身上下早已经大汗淋漓,全部湿透了,脸上因为痛苦而扭曲一片。
即使是现在,他眼中依然残留着难以置信。
他怎么也不敢相信,卓阳真的敢把自己的双腿打断!
自己可是黑虎帮的少帮主呀,这小子他怎么敢!?
原本在现场的叶茹婉看着卓阳干脆利落的动作,心里却没有丝毫的惊讶,反而异彩涟涟。
此时卓阳的身影和多年前的那个身影彻底重合。
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最強花都狂少-第一百八十三章 巴掌印鑒賞
当年的卓阳,也是如同今天晚上一般,把那个想要对自己图谋不轨的燕京顶尖富家子弟的双腿打断。
动作如同现在只能干脆利落,表情平静。
“小男人,你终究还是你,这么多年了,姐姐我终于遇到你了。”
叶茹婉想到那天晚上脸上虽然异常青涩,但是神采飞扬的卓阳,心里忍不住一阵的悸动。
同时,心里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不断的向着全身蔓延。
叶茹婉是一个非常聪慧的女人,她非常明白这个情绪代表着什么。
其实这么多年下来,卓阳的身影早就仿佛刻在她的心里一般。
那一个仿佛天神下凡一般,从天而降的身影,比起任何事情,对她的心里震动都还要大。
之前的我,就这么眼睁睁的让你错失了你,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叶茹婉心里暗自下定了决心。
“杜少!小子,你特么的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就在这个时候,杜家明原本留在现场一直保护他的保镖,终于反应了过来。
当看到杜家明此时的双腿时,为首的一名保镖脸色阴沉的可怕。
他们这些在刀口上舔血过日子的人,自然一眼就能看出来,杜家明的伤势非常严重,估计这一双腿就再也保不住了。
要是普通人那就无所谓,可是杜家明可不是普通人呀。
东海三雄之一,杜老虎的儿子,黑虎帮的少帮主!
这身份放到东海市,绝对是走到哪都要震动三分的存在。
可是就这么一个身份高贵的人物,两条腿都被人打断了。
这些保镖都能够想象得到,接下来杜老虎会是如何的震怒了。
那绝对是地动山摇!
他们这些杜家明的贴身保镖,绝对是首当其冲接受杜老虎的怒火。
想到这里这几个保镖的脸色愈发的难看了起来。
“小子,你知道他是谁吗?”为首的当一名黑衣保镖看到杜家明此时凄惨的模样,脸上一阵抽搐。
他的目光落在了卓阳的身上,一字一顿的开口,语气当中充满了杀机。
“他是谁很重要吗?关我什么事?”面对这名黑衣保镖的质问,卓阳脸是平静,满不在乎的回答。
“小子我跟你讲,他是黑虎帮的是帮主,杜帮主就是他的父亲!”
“你刚才的所作所为,已经彻底判了你的死刑!你是自己乖乖的跟我们走,还是等我们把你的双腿双脚都打断了,然后我们抬着你走?”
黑衣保镖的目光如同毒蛇一般。
“我要是两个都不想选呢?”
面对黑衣保镖的威胁,卓阳淡淡一笑,根本就没有对这名黑衣保镖的话放在心里。
开玩笑,就算杜老虎在东海市的名头再如何的高,在卓阳的看来,只不过是一个地头蛇罢了。
有一句话叫做强龙不压地头蛇,而却还有另外一句话,不是猛龙不过江!
卓阳,绝对属于后者!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最強花都狂少 純潔的左手-第一百八十三章 巴掌印鑒賞
他不找杜老虎的麻烦就算不错了,要是杜老虎敢找他麻烦的话,卓阳不介意把他的虎爪剁了!
上一次杀手事件,卓阳可一直都没有忘记,只不过没有抽出空来搭理他罢了。
那名为首的保镖可不知道自己眼前的这个男人究竟有多牛逼。
听到卓阳的话之后,他的脸上瞬间露出了残忍的笑容。
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最強花都狂少》-第一百八十三章 巴掌印鑒賞
“既然你不想选,那我就替你选吧,我想现在打断你的双腿双手,等回去之后杜老板怒火应该也不会这么重。”
“大家一起上,把这个家伙的双手双脚全给打断了,只要留口气就行了,其他的都不用管!”
“大家可都知道,要是今天不把这个家伙给收拾的话,等到我们的下场将会是什么。”
“是!”
听到自己老大的话之后,其他几个保镖瞬间沉声道。
随后他们把卓阳围在中间,准备群殴卓阳。
可是还没等他们有所动作,旁边一个女人的话,瞬间让他们的动作为之一僵。
“在我的场地里喊打喊杀的,你们是不是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女人的话轻飘飘的,没有丝毫的杀伤力,反而有一些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妩媚,让人想入非非。
这些保镖们却仿佛听到了恶魔的声音一般。
因为他们对这个声音非常熟悉,声音的主人正是。和自己老大平起平坐的存在!
叶茹婉!
他们的目光缓缓的看向了叶茹婉,脸上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叶小姐,我们绝无这个意思!您千万不要误会。”
为首的那一名保镖此时冷汗都有一些冒出来了,连忙开口。
“既然你们认识我,那就应该知道我赌场里的规矩,愿赌服输,而且不得在我的地盘上动手!”
叶茹婉冷冷的看了一眼这些保镖。
“叶小姐,这个人刚才可是伤害了我们的少帮主,我们黑虎帮绝对不会放过他的,这一次能不能请您行个方便?”
那一名为首的保镖陪着笑脸。
“别说是你们了,就算是杜老虎亲自来了,我的规矩也不能破坏!”
叶茹婉的脸色的冰冷,没有丝毫给这些保镖情面。
“现在趁着我还没生气,你们赶紧带着你们这位少帮主滚!要不然的话你们就永远的留在这里吧!”
“叶……”
“啪!”
其中有一个保镖还想说什么,可是很快就被那名为首的保镖给一巴掌打断了。
“闭嘴!”
那名为首的保镖,目光非常阴沉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这一名手下。
随后他在脸上瞬间堆起了笑容,点头哈腰。
“叶小姐,我们马上滚!”
叶茹婉没有理会这几个人,只是淡淡地扫视了他们一眼。
为首的那一名保镖见叶茹婉没有为难自己,如蒙大赦,赶紧催促的几个手下把地上已经昏迷过去的杜家明运起来,然后如同败家之犬一般,离开了现场。
只不过离开之前他的目光充满了恶毒和阴沉。
“小子,你等着吧,今天晚上的事情绝对没完!”
“我敢保证你的下场绝对非常的凄惨!”
“我等着!你们可别让我太失望了。”卓阳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面对这些保镖的威胁,他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哼!”那名保镖冷哼一声。
他只当卓阳这个时候在硬撑着,心里不知道有多害怕呢。
不管是谁,在东海市听到黑虎帮的名头不怵几分?
“我真的很奇怪,你为什么要帮我?”
看着那些保镖们离去的背影,卓阳的目光看向了一旁的叶茹婉,目光当中充满了探究。
这女人刚才的行为让他心生疑惑。
“刚才你也听到了,这是我赌场的规矩,要是这次我不出面的话,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红楼怕他黑虎帮呢。”
叶茹婉脸上带着优雅笑容,淡淡地开口解释。
卓阳目光静静地看着叶茹婉,仿佛要把叶茹婉的心思看透一般。
叶茹婉就静静的站立在那里,含着笑。
卓阳点完了一根烟,放在嘴里抽了一口,然后吐出了一个漂亮的烟圈。
“不管你是出自什么目的,这一次我还是逞你的情。”
“那我可就要好好利用你的人情了,小男人,我包.养你怎么样?”
叶茹婉脸上的笑容非常的妩媚,并没有在意卓阳抽烟。
在一旁的秦云帆听到叶茹婉的话说差点眼睛都没有掉下来。
“我靠!叶茹婉居然主动要求包养一个男的,这是真的假的?卓大哥也没那么帅呀,最起码还没我长得帅呢,真是没天理呀。”
叶茹婉并没有理会,目光充满震惊的秦云帆,美眸看着卓阳,嘴角的笑容一直没有淡去。
她的心里有着一丝期待。
要是卓阳能够答应,那么她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包.养卓阳。
刚才的话并不是开玩笑。
“我这个人生来都喜欢软饭硬吃,不喜欢吃软饭,要是条件反过来的话,那我还是可以接受的。”
卓阳也有一些惊讶叶茹婉的话,不过,他很快便反应过来开口。
“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能力了,要是你有这个能力的话,那我被你包.养又有何妨?”
叶茹婉心里略微闪过了一丝失望,但是更多的,是欣喜。
虽然说卓阳拒绝了自己包.养,但是叶茹婉却更加的欣赏卓阳。
她心目中自己的男人就应该是这样,不为美色.诱惑。
卓阳倚靠在车子上,眼角的余光忽然间看到人群中的一个身影时。
他的脸色,瞬间一愣,有一些疑惑。
小玉,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叶茹婉本来还想再说什么,可是看到卓阳此时惊讶的表情之后,她不由得心里好奇,顺着卓阳的目光看去。
此时的人群,依旧沸腾无比。
虽然车赛已经结束了,但是刚才卓阳干脆利落的动手以及略显血腥的画面,让现场所有的观众们都心潮澎湃。
这才是真男人啊。
开车技术一流,而且人家该动手时就动手,不管别人的身份,下起手来绝不含糊。
就连叶茹婉这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大美人儿,都围着他转。
这样的一个人,绝对是很多人心中所向往的。
叶茹婉的目光很快便落在了人群当中看起来非常清纯朴素的一个女孩子身上。
女孩子年纪不大,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上身穿着一件洗的发白的牛仔裤,而上半身则是穿着一件略显小的短袖,脚下则是踩着一双略显泛黄的白色平底鞋。
她的目光,仿佛失去的焦距一般,没有丝毫的感情一样。
咬着嘴唇,那娇弱的身子似乎略微有一丝颤抖,一双小拳头紧紧的握着,尖锐的指甲狠狠的扎在掌心的肉上,一丝是殷红的鲜血从她的掌心滑落。
可是女孩子完全感受不到痛苦一般,坚强的站立在原地,看起来和周围的人格格不入。
这绝对是一个弱小但又坚强的女孩子。
仿佛只要一阵风吹过,这女孩子就会随风而飘走一般。
从这个女孩子的身上,叶茹婉似乎已经看到了以前的自己。
以前的自己,和这个女孩子何曾的相似?
叶茹婉看到余小玉,瞬间心里就升起了一丝共鸣。
而就在那个时候,人群当中有三个身穿各种名牌衣服,手上带的价值不菲的腕表的青年出现。
看到这个女孩子之后,其中一个男子瞬间嘴里骂骂咧咧的。
“他马勒戈壁的,余小玉,你居然还敢逃?”
“看来我给你点颜色瞧瞧,你是不知道我们这些人的手段了!”
男子嘴里骂骂咧咧的说着,随后便伸出手,一把拽住了余小玉的衣领,把余小玉往自己这边拉。
“我告诉你余小玉,你别妄想走!你要是敢走,你就等着从东海大学滚蛋吧,就算滚蛋了,我们也不会放过你,我会找好几十个人一起轮了你!”
青年脸上充满了怨毒和报复的快感。
余小玉被青年这么拉扯着,瞬间上衣撕裂了一些,露出了一些雪白的肌肤。
男子的手还绑着绷带,明显受过伤,力量自然不会太大。
余小玉很快便挣扎着从他的手中脱离出来。
她咬着牙,小脸上充满了屈辱和愤怒。
她记得,小时候那些想要欺负自己母亲的人,就如同眼前这个青年一般。
“你还敢挣扎?”
被余小玉挣扎脱手之后,青年脸上瞬间愤怒起来。
他没有想到,一直都如同玩偶一般任由自己等人摆布的余小玉,现在居然敢公然违抗自己。
这让青年心里无比的愤怒!
他伸出手,直接一巴掌对着余小玉的脸扇了过去。
“啪!”
余小玉原本雪白的脸上,瞬间多了一道五指的巴掌印记。
“贱.女人,这就是违逆我的下场!”
一巴掌扇出去后,看到余小玉脸上的巴掌印记,青年的目光带着兴奋,语气高高在上。